文/周佑明



在2001年9月27日,政府公告解除指定之三種珍貴稀有植物:台灣水韭、台東蘇鐵、蘭嶼羅漢松,所依據的法令,是「文化資產保護法」,可能很多人都有疑問,為什麼政府要公告解除這三種台灣的寶貝植物,這不是背道而馳嗎?

政府之所以有解除指定這三種珍貴植物,換個說法,其實是一種「解套」,「為落實棲地域內物種保育及域外物種繁衍、推廣之需,未來其位於保護區域(如自然保留區、國家公園等)等內之族群,仍將受到嚴格保護及管理;至於該物種之域外繁衍、推廣部分,則將不受該法之規範」(夢幻湖生態系保護區台灣水韭保育與植群演替監測,張永達,陳俊雄,2003/12),換句話說,這三種植物可以在原生棲地以外的地方,進行人工復育,使這三種植物,不致因為自然和人文的變化,而產生“法令限制稀有生物生長”的怪現象。

正因為台灣水韭這麼的珍貴,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在棲地及法令上努力維謢建設;師範大學生物系以學者專家的研究精神,提出具體可行的復育計畫;荒野保護協會,更願意在2006年初號召義工,來執行人工復育工作 。

復育工作是相當吃力不討好的,用個當兵的比喻,這工作就像是剛入伍的一群新兵到災後的水塘挖水溝一般 。

2月26日和2月28日,第一,第二梯次,陽明山又溼又冷,兩梯次的義工人數大約80人左右,每個人都在湖(說溼地比較恰當)裏整整工作5小時,中午的便當混著雨水和汗水,回程時更是帶著全身的酸痛,3月4日和3月5日,這兩梯次的義工就幸福多了,陽明山上大約16,17度,微風迎面吹來,沒有下雨, 3月4日這梯次更是多達60人,所要面臨的任務,只有一個,趕在春暖花開之前,把威脅台灣水韭的優勢物種,竭盡所能的掃除一空,還給台灣水韭原來的生活空間。可沒有人願意4天都泡在泥淖裏而不喊累,但是,陳德鴻老師,他做到了,四天來,他和大家一樣,涉水衣穿著,下水和大家挖水草剷泥巴,同時還要兼顧拍照記錄,否則,不僅義工們的努力沒人看見,我們可能更遺失了台灣水韭的生長記錄 。

夢幻湖的海拔大約730公尺,早期有很多礦場,2000年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的調查報告說明,湖水水質呈酸性,因近年來地區降雨量減少,湖區的陸化情形相當嚴重,幾種陸化的先驅植物也早就佈滿湖區…

針藺:
多年生挺水草本植物,莎草科,莖稈如針,短小實心圓形,稈叢生,高10~35 公分。

水毛花:
莎草科,多年生挺水草本植物,具地下匍匐莖,稈三稜形,叢生,高達100 公分。

稃藎:
禾本科,多年生挺水草本植物,高10~15公分。

在夢幻湖的植物當中,對於狹葉泥炭蘚,卻有兩種說法,一說它也是陸化的優勢植物,應以人工方式進行干擾(陳德鴻語),另一說是它是台灣水韭的共生植物,同樣也可以受到保護(師大生物系研究報告),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泥碳蘚吸水性相當厲害,可吸飽50倍重量的水份。

早期曾有動物以台灣水韭為食物,斑龜即是一例,斑龜屬澤龜科,生性溫和,但在多年前夢幻湖一度乾旱,斑龜即不再出現在夢幻湖區,另一個大威脅是流浪狗,師大的研究報告(冷水坑溼地台灣水韭移植與調查)中指出,流浪狗在湖區內到處活動,不僅對台灣水韭產生衝擊,對一般植物生長也造成不小的影響。

不過,這些影響,恐怕不及夢幻湖泥沙淤積的影響來的大,荒野的義工們一方面努力清除陸化的優勢物種,擴大湖水面積,另一方面也盡可能的留住湖區水域,以六七十位的義工,手腳並用的來回在泥地裏踩踏,堵住隱藏在底部可能流失湖水的洞,只是每個義工及專職都知道,這樣的工夫,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看出成效的。

台灣水韭,這個在台灣原生的寶貝植物,在水文及地理環境的變異下,已經快要滅絕,政府及學者願意正視這個問題,實在是台灣地區生態保育的良好典範,只是在面對自然與文明的衝擊時,台灣水韭會不會在原生的棲地消失,實在令人擔憂。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