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嘴鳥



2006年的3月4日,我居然以工作人員的身份參與夢幻湖水韭植被的移除工作。透過人為的方式讓稀有的水韭和其他強勢水生植物有一個比較公平的競爭機會。

夢幻湖的水量因為不明原因的漏滲造成水域逐漸乾涸,開始陸化。對其他挺水性、浮葉性、漂浮性的植物而言,生存影響較小。但水韭是沈水性植物,被重重的上層植被壓覆著永無出頭天。自己的角色好像是『天公疼好人,個人頭上一片天』中那個天公的角色。

我認識夢幻湖很久了,登山時經常有機會親近她,更懷念她以前湖面寬廣的樣子。若以一個登山客的角度去觀察當天這一群工作人員的活動,我會以為『夢幻湖優氧化了』,我也會胡謅一個哄小孩的理由『清除了水草,候鳥就會來棲息』。

而這次有機會參加荒野的活動,事先並經過德鴻老師的學術分析與任務說明,現在我可以比較有『知性』的看待這件事。當然我也期待夢幻湖恢復以往煙波飄渺,湖水蕩漾同時又有稀有水韭隱身水下的神秘傳奇。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