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玉萍



夢幻湖是目前發現台灣水韭的唯一棲地,民國六十幾年(確切時間忘記了)時被劃設為保護區,是全台最小的保護區(也許也是全世界最小的保護區)。

台灣水韭是韭菜的一種嗎?他有什麼特別?為什麼要搶救這株不起眼的小草?其實,台灣水韭是一種蕨類,他大概在5000年前就已出現在夢幻湖,他也是台灣特有種。

由於侯鳥來來去去,起飛時降落時也會將水草帶往世界各地,在台灣可以看到的水草,通常在日本、中國大陸、東南亞也都能找的到他的蹤跡。因此,水草中的特有種是非常稀有珍貴的,台灣萍蓬草、大安水簑衣、台灣水韭等都屬於台灣特有種。事實上,這些水生植物的生命力都非常強韌,以台灣萍蓬草為例,以前曾是水田裡常見的植物,俗稱水蓮花,台語老歌「孤戀花」歌詞裡提到的「水蓮花」就是他。

台灣水韭在極乾和極濕的環境都有辦法存活,夢幻湖早期曾經降過雪,也曾遇過大旱,池底的泥土都乾裂了,湖中還找的到綠意盎然的台灣水韭。劃設為保護區之前,夢幻湖附近農戶的干擾十分頻繁,常常有牛隻到湖裡泥巴浴,在這樣的干擾中,台灣水韭依然生氣蓬勃。

生命力強韌?為什麼又會面臨瀕臨絕種的命運呢?

台灣萍蓬草是因為過度開發,原生水塘消失,自然也就岌岌可危。台灣水韭住在保護區內,又為什麼會和滅絕只有一線之隔。事實上,每一種生物的生存需求不同,需要的環境因子也不同,除了保護區的劃設,適當的管理也是維持生命體生生不息的重點。

滿載的湖水就像門神,可以將白背芒、水毛花等草種擋在門外,湖水的高低消長,則可抑制泥炭苔、稃藎等水草擴張,所以手中握有這兩張門票的水韭,一直悠遊在夢幻湖中。台灣水韭的棲地被其他水草搶佔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地震頻繁造成的地層錯動,以至於湖底漏水。以往大雨過後,滿水位往往可以維持兩三個月,現在短短兩天水位就下降五十公分。於是台灣水韭的優勢變成劣勢,其他草種趁勢而起,不僅佔地為王,也加速夢幻湖的陸化。

這次的搶救台灣水韭活動,目的在移除強勢草種,並利用人為踩踏的方式精化泥土,抑制夢幻湖漏水的情形,希望台灣水韭的孢子再度萌發。

二月初到荒野開會,東漢問我:「3/4有沒有空,有個搶救水韭的活動,要不要來參加。」我心想: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到時扭傷的腳也該好了吧!沒想到臨行前幾天,腳傷依然,心裡起了退堂鼓之意(最近活動多,所以心理和身體都挺累的),但保險都已經辦了,不想浪費公帑,還是硬著頭皮上陣。

那天,風和日麗(上個禮拜淒風苦雨,所有工作人員全都泡在水中),對面的七星山隨著雲的移動,顏色一會兒深一會兒淺,時而金光灑落身上,時而微風輕拂臉龐。雖然工作不輕鬆,我卻覺得可以為哺育我們的土地盡一份力,是難以形容的幸福。

這已經是搶救水韭活動的倒數第二天了,面對尚有大片需要清理的湖面,心中不免著急,得知明天只有十來個義工,最後一天了,來的及嗎?跪了一天的腳又腫起來了,明天還要不要來支援?

參加這樣的活動,和土地親近,跟朋友一起工作的樂趣,是可以振奮人心的,身體再累情緒依舊高昂。第二天我還是來了,畢竟人生能有幾次機會可以進入夢幻湖玩泥巴呢?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