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者/黃淑真

看後很無力,也很沉重,台灣的環境議題似乎永遠有打不完的仗,一千四百一十億,有多少是真的治了台灣水患根源,==貪婪與良知==,我們的選票到底造就了什麼樣的官員?我不曉得看到這篇報導的人心裏會想些什麼?搖搖頭?無所謂? 或是覺得陳述的太過誇張?還是想環保份子都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或者有人是持贊成意見。

但如果真的就像這篇報導所寫,己知是錯誤政策,難道就只能看它為所欲為的發生??還是可以為台灣河川做些什麼??

思索著,同時我也替河川感到傷痛~

2006.06.15  中國時報

如此治水,後患無窮
溫炳原

在中南部再度豪雨釀災、民怨沸騰之際,立法院又匆匆地召開臨時會了,這次成會背後最主要的推力,很明顯的是因為朝野陣營各自的政治盤算,然而兩方皆以「民生」為名義,並且無異議地將治水預算放在週五議事的第一案。我們在心痛災民的遭遇之時,必須對於藍綠兩陣營政客的刻意誤導表達嚴重抗議:一旦水患治理的預算以目前急就章的架構通過,台灣的水文生態勢必在一千四百一十億的摧殘下,更加後患無窮。

目前難得的藍綠共識與「非通過不可」的氣勢,早在今年一月立院三讀通過水患治理條例時已經展現過一次。然而,台灣的水患根源及治水無能,與治水預算過不過根本沒有關係。

水患是全世界共同的困境,近年來在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下,各國不但對「治水」觀念進行根本性變革的探索,同時更徹底反省一向被傳統水利及水保工程所壟斷的專業。也因此如德荷日美等先進社會,均紛紛提出「增加河川容量」、「與洪水共存」的改造哲學及行動對策。

反觀台灣的治水對策竟仍然停留在制式水泥工程的排水思維上,不是「用水泥把堤防加高、水溝挖深」或「加多、加大抽水馬達」,就是浮濫興築攔砂壩、梳子壩,迷信其清淤疏浚土石的功能。而這一套治水「專業」不僅不因屢屢無效而遭受唾棄,反而因其結合了台灣特殊的政官商學文化,而成為政治分贓、選舉綁樁、官商勾結及偷工減料之體制的一部份。

造成水患之原因環環相扣,除跨國之全球氣候變遷因素外,其下追溯與上中下游旁的土地使用問題息息相關,最後才是所謂的防洪水利的工程取徑。但台灣的治水官僚「只見毫芒、不見輿薪」,面對錯綜複雜的水患問題,卻只願採取灌漿注泥的攔沙排水手段,對於這樣的工程取徑也從未回顧檢討過去的經驗及成效,而其數量浮濫程度更令人錯愕及跳腳,宛若機關歲末出清,必須消化全部的年度預算。

千億元的治水預算,大部分用在不計其數之「水利土木工程」的編列(以第一階段的工作計畫為例,超過九成的預算是用在工程上),而其決策更只侷限在工程導向的水土保持、水利工程、景觀及生態四類專業,如此的安排根本無視於、更解決不了導致土石流及水患問題的根源─集水區的超限利用問題。

而這樣的治水模式真已經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以日前石門水庫上游集水區的蘇樂野溪整治為例,短短一條非主要水系的野溪,官員竟稱因為治水的需要,而提出蓋十幾座水泥攔砂壩的規畫建議。又如基隆田寮河,在水利署忙著加碼預算的同時,衛生署也編列好幾億整治預算,但卻沒人知道到底是先治水或治汙。

換句話說,所謂的治水政策根本沒有思考水患形成的關鍵原因,有的只是「蓋水泥」的防水邏輯,加上此刻整個朝野社會又籠罩在「治水與罷免」的對決中,誰還聽得進治水先護山的道理?再多的錢也只不過是既定的利益分配,這樣的治水工程如何協助台灣發展自己的水患防災意識?如何能對不當土地使用及都市規畫等管理進行檢討與改正;又如何改造我們對水患的基本認識,更遑論開創「與洪水共存」的治理哲學與技術模式了。

此次臨時會的治水預算討論,朝野陣營表面上吵得很凶,但卻一點也掩飾不了過去行政部門透過藍軍立委,將原本已經是天文數字的八○○億加碼為一四一○億的離譜行徑。加上王金平、馬英九及宋楚瑜等藍營巨頭的共識,治水預算眼見幾乎必過無疑。而這即將是台灣生態浩劫的開始。可以想像的場景是數以千計急就章的工程,倉卒設計、發包、執行,必然粗糙無比品質低落。全台灣瞬間將變成一個超級大工地,難以數計的水泥、砂石車穿梭於山區、河床、海岸之間,如工蟻般地建造更多巨大的水泥堤防及工程。

更嚴重的是,我們花了這麼多錢,用了傷害山林的國土復育措施,也連帶的引發水泥、砂石需求暴增及其可能衍生的砂石盜採問題。台灣環境生態屆時可真要遍地烽火、後患無窮了啊。

(作者為台灣綠黨秘書長、台灣環境行動網理事)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