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all

想當年   我也曾在福隆海洋音樂季瘋狂玩樂

看過此篇報導

讓我對此活動有不同角度看法

僅供參考

宜紋

 搶救福隆沙灘  http://www.coolloud.org.tw/user/fulong/001.asp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反核搶救福隆沙灘  www.wretch.cc/blog/tepu&article_id=4135483

 
在流失的沙灘上 我們搖滾—海洋音樂祭

破報 復刊319號 封面故事

 Ho-Hai-Yan,海洋祭,台灣官辦搖滾音樂祭之始,起於千禧年。每年耗資千萬舉辦,廣邀國內外獨立音樂創作者共襄盛舉,期以鼓勵獨立音樂創作,發揚搖滾音樂本質,帶社會大眾領略搖滾、認識福隆,順勢興振當地觀光業。歲歲盛夏,吸引上萬人潮湧入台北縣貢寮鄉,縱情享受搖滾、白沙、熱浪、藍天、驕陽。

最好與最壞發端自同一時間點,兩面一體。首屆海洋音樂祭開辦之時,也是福隆鹽寮黃金沙灘流失之始。為了讓第二屆貢寮海洋音樂祭順利舉辦,2001年五月,東北角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開始以人工方式「養灘」,東挖西湊,掘內灘補外灘,四面張羅買沙子運回來補不斷流失的海灘,若愚公移山補海。去年,補沙養護就花了五百萬元。即使如此,沙灘近年來依然不斷變形、變薄弱,舞台也因此逐年更迭架設點, 無法預測明年舞台將座落何處,亦無人能夠保證,這片曾風光一時的國際級自然景觀尚有多少氣數,可供人們享樂。

天然沙灘人工「養」

第一屆海洋音樂祭還在自然美麗的福隆沙灘上搭起舞台。但從第二屆開始,便沙灘流失後,為變形的沙灘「整容」,從他處挖沙來填補這塊殘缺不全的土地。那時起,我們踏的沙灘早已成為混血沙灘,來路不明。

老人家說:「擔沙補海撩憨工。」觀察福隆生態多年的文史研究者林勝義認為,在大自然破壞後再做養灘,根本是治標不治本,「土地是不能用養的阿!」他激動地說。

但,好好的一片源自自然的沙灘,何以需要另費心力去「養」?

地方居民與長期關注貢寮生態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一致認為,自八十八年興建至九十一年,位在石碇溪與雙溪河間,卡在福隆沙源回流河道間的 核四重件碼頭是為主因,它阻礙了鹽寮及福隆沙灘以往都會於夏季回流的沙。

因此,九十一年鹽寮反核自救會向行政院請願對沙灘流失原因做評估。行政院因而要求原子能委員會委託十一位學者成立專案調查小組,專責此事。

無巧不巧,九十二年初調查小組做出來的報告也認為核四重件碼頭確是重要原因,另外尚有颱風,以及福隆沙灘沙源的主要來源─雙溪河輸砂量減少的因素。

大自然與人工的爭鬥

居住當地五十多年,並在福隆海水浴場服務過各個部門的楊貴瑛說,幾十年來,這片沙灘受東北季風影響,都是冬去夏回,冬天沙灘小一點,夏天正好搭上遊客觀光遊玩旺季大一些。但這些年來,沙灘似乎有去無回。

這說法在去年海洋工程研討會,在東北角風景管理處的研究獲證實。並且從研究報告中十五年來的照片也發現,民國九十年起,沙灘樣貌年年變幻莫測,已不是用以往東北季風動態平衡能夠解釋的了。如前幾屆海洋音樂祭因沙灘薄、面積小,無法架設舞台;今年夏天外灘又突然飽滿,便足以說明此一動態平衡已被打亂。

另外,居住澳底的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質疑,颱風年年來,怎麼沙灘百年不斷,偏在重件碼頭蓋了之後斷?

針對這些質疑,楊文衡予以認同之意,但在未作量化研究前,他無法表明導致沙灘流失各因素所佔比例究竟孰輕孰重。

但「沙灘流失和重件碼頭有強烈關係這件事是很清楚的。」他說,任何人工結構物,都會讓自然生態中的平衡曲線產生變化,就像重件碼頭影響沙灘這類的「突堤效應」。 突堤效應是指大型海岸結構物(如核四重件碼頭或港口防坡堤)阻絕沿岸輸沙,使沙在上游側海岸堆積,而下游側海岸侵蝕,進而導致輸沙無法正常回歸到沙灘的現象。

「金山、頭城、八里、花蓮,都因為人工措施,像是碼頭,沙灘都快全消失了。」楊貴瑛舉證歷歷。

楊文衡指出,去年福隆沙灘彩虹橋下的雙溪河變礫石灘,也是因附近的挖子港築堤,改變河道走向,又使河流速變慢,沙往挖子港堆積,剩下的大顆粒礫石則留在橋下。挖子港堤的突堤效應,使原為連接內灘和外灘彩虹橋硬生生地變成一座陸橋。

我們無力與大自然力量像是颱風、河流搏鬥,但人為措施卻是可掌控的。

楊貴瑛:「小螞蟻比不過大象」<
反核自救會從八十六年開始為了沙灘,多次赴行政院陳情。楊貴瑛將幾年前帶去行政院的大海報攤開,密密麻麻寫著核四建廠後與生態環境之間的關係,以及落入行政體系後環環相扣的問題,「我們的話沒有人會相信啦,說破嘴也沒用,小螞蟻比不過大象。」楊貴瑛坐在一旁搖頭。

到了九十一年,終於獲行政院長重視,請原子能委員會委託專案小組調查。

隔年,專案小組做出重件碼頭確實影響沙灘的結論,但對於碼頭造成突堤效應的解決方案,在專案小組報告後,卻更加宣告石沉大海。

行政院聽完報告後要求公共工程委員會做中間人調停,公共工程委員會則請台電對「拆重建碼頭與否」重新評估。最新發展是,台電目前請學者繼續研究附近的海洋生態,並進行「養灘水工模型試驗」計畫。至於拆碼頭一事,暫時已不在他們的處理範圍。

今年台電核四廠化學課梁天瑞曾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網站 投稿,提出福隆沒有明顯突堤效應,及雙溪河沙減少是造成福隆沙灘流失的主要原因等說法,顯然和先前調查小組研究結果有相當的出入。也表明了台電不願對福隆沙灘負責的傾向。

此時調停的公共工程委員會呢?公共工程委員會副主委的秘書表示,他們只是幕僚單位,而非決策單位,在向行政院提報解決方案的建議後,此案便已結案。

福隆沙灘流失一案儼然變成無頭公案。不確定原因,也找不到未來出路。無法源可循,因而也沒有單位應該承擔責任。就像綠盟秘書長賴偉傑說的,「誰要碰這件事?給自己找麻煩而已啊!」

貢寮鄉鄉長陳世男二十一號在固定每三個月一次的核四諮詢公開會議,再一次以核四施工造成沿岸漁家失業為由,請行政院處理,但會有什麼回覆或影響,陳世男說,他不知道,而且他向來就不知道,只能期待政府指引一條明路。

環境問題成為政治祭品

在八十四年公布環境影響評估法之前,台電即委託成功大學教授進行核四重件碼頭對生態影響的評估,後來卻發現整個研究的座向方位壓根兒弄錯,使研究結果和後來實際現象不符。但不見追究責任或檢討行政疏失,而興建重件碼頭所造成的突堤效應則已經開始對福隆沙灘的動態平衡產生破壞。「產官學界的共犯結構,官方和學者的話都很難相信。」文史研究者林勝義說。

直到去年的專案小組的《核能四廠鹽寮福隆沙灘變遷調查報告》出爐,再度證明重件碼頭是造成福隆沙灘流失的因素之一,然而到如今海洋音樂祭都開辦第五屆了,福隆沙灘流失的問題除了挖沙來填外,卻遲遲不見政府相關部門拿出更具體的措施來根治沙灘流失的現象。

「以一個學者立場,就沙灘評估而言,拆掉重件碼頭絕對可以救沙灘,我也已經發表意見,但核四還有政經、國際外交的考量,就不是那麼單純了。」楊文衡無奈地說。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也認為,重件碼頭或核四,已經不是單純的環境議題,而是政治問題了。在這樣複雜的利益考量下,環境問題勢必將被忽略,美麗的黃金海灘則難免在政治的纏鬥角力下成為犧牲品。

反核自救會的成員打拼十餘載,也因為這個早已是「不再單純」的議題,個個倍顯無力之感。「我們老了,連走出門的力氣都快沒了,沒辦法再走街頭了啦!」楊貴瑛嘆著氣說。

海水浴場禁止玩水,有古錐瞴!」
今年海洋音樂祭三天下來,吸引了數萬名遊客前來享受福隆的陽光、沙灘和音樂。但是這幾萬人穿了泳裝、帶著浮板擠到海灘邊,看到的卻盡是「請勿下水,泳區關閉」的警告標語和圍在四周的警戒線。

「海水浴場禁止玩水,有古錐瞴!」在福隆住了五十多年的楊貴瑛挖苦地說。原本緩緩入海的沙灘,由於逐年流失而形成斷面,從岸邊到水中的陡峭落差,大大地影響了戲水安全。為了防止意外發生,現在可供遊客玩水的黃金海灘,只剩下外灘的一小塊區域。

今年六月份福隆海水浴場,發生的兩起包括台灣大學戲劇系師生 三名海巡隊員的溺水事件,更使得福隆這個充滿陽光歡笑的樂園,添了幾分恐怖的潛在危機。

海灘邊,曬得通紅的陸戰隊老士官長說,從他五月到福隆來,都已經救了十五個人了。他認為圍起警戒線也是情非得已,只是防範遊客在危險區域或沒有救生員看守的水域發生溺水意外,然而卻仍有遊客會在危險地帶戲水。士官長打趣地說,警告標誌的作用至少可以在發生事故時給檢查官看,用來釐清責任。但他仍強調,命還是要自己顧。

福隆商家的冬天

海灘的危機,影響了前來戲水的觀光人潮,連帶也使得周邊商圈的生意不佳。別看海洋音樂祭湧進了約三十萬遊客,但也只限於這三天的榮景,過了音樂祭熱潮,生意就再度回歸平淡。

福隆火車站附近賣泳具的「福隆三號」,老闆娘楊貴瑛抱怨生意越來越難做。「海水浴場在沙灘流失後,人潮更是日益減少」,「現在要我們轉行也來不及啦。」楊貴瑛說。

綠盟秘書長賴偉傑認為,福隆除了海水浴場以外,沒有推廣自己的文化特色。然而,楊貴瑛則認為,遊客到福隆海水浴場就只是想玩水,去完海邊就離開,要使福隆推廣其他的特色很難。此外,楊貴瑛說,像是為規劃福隆一帶所開的公聽會,也不過只是把程序完成,「哪有真的聽人民講話,像現在要造街,我們想的根本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

忘記是誰曾經這麼說過:「海洋音樂祭透過音樂表達對生命對土地的敬重和愛惜。而貢寮與貢寮人正需要人們這樣的關懷、付出。海洋音樂祭如果能吸引上萬人潮湧進,讓老鄉民的海產、料理、便當多賣一點,增加收入,日子稍微好過一些,何嘗不是音樂對土地的小小回饋。」

海洋音樂祭雖然帶來上萬人潮,火車站旁小雜貨店裡的客人卻依舊稀稀落落,相對地,反倒是與貢寮鄉沒什麼淵源關係的7-Eleven紅得發紫,店裡塞爆了搶購飲料和零食的青年男女,還得開一個臨時收銀台來疏通源源不絕的客潮。「福隆變成只是一個租給音樂祭使用的場地。而台灣的遊客被訓練成必須要看到品牌才安心,所以即使到了福隆,也很少購買當地小店的商品。」賴偉傑說。

除了讓位處於海水浴場外的7-Eleven門市在這三天獲利可觀,掀起福隆便當與御便當捉對廝殺的場面;更勝一籌地,身為海洋音樂祭活動的贊助商,7-Eleven在海水浴場內不但旗海飄揚,在表演舞台上播放的廣告短片,還讓許多只有聽搖滾樂才high得起來的熱血少年跟著高唱「有7-11真好」,並隨著訂在晚上7點11分施放的煙火尖叫,7-Eleven可說成功地搶走了福隆商家難得的風光。 •沙灘屬於全世界

「將來的子孫要一個美麗的沙灘,可能要坐飛機到國外去了。」楊貴瑛道出她對沙灘流失問題的感觸。但長期與國家機器對抗的她,在無奈中似乎仍存有那麼一絲希望的熱情。她認為,環保就是尊重大自然,而「尊重大自然,大自然就會尊重你。」其實,像福隆沙灘這樣珍貴的資產,不應只是貢寮的,而應該是全民的,甚至屬於全世界。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