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護自然、歸正物種~

文:定芬
攝影:定芬
原文日期:12/18/2006 4:54:45 AM
原文刋登處:大紀元生活網
原文網址:http://epochtimes.com/b5/6/12/18/n1560240.htm



在假日的一次踏青中,看到一位別著荒野協會綠領巾,精神奕奕與民眾講解的領隊,而這位博學認真的生態保育員,就是荒野溼地植物庇護中心的站長陳德鴻。由於他對大自然生態「臨危受命」及「救亡圖存」的維護行動具有相當豐富的體驗,加上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實務風格,讓我們大家都感覺到不虛此行,收穫良多。

其中有幾段饒富人文意義及宗教省思的當前社會實例,筆者徵得陳老師同意,特撰此文與大家分享,希望能對台灣社會仍屬弱勢項目的「生態保育」課題略盡心力,俾能得到更多的關心與迴響。


大地的生態園丁陳德鴻

(一) 關於「放生」︰

~最常見的放生物種是「牛蛙」~

什麼是牛蛙?有什麼問題嗎?……問題可大了!當初這種源自南美,作為食用用途的蛙類被引進台灣時,沒有人會知道牠日後將造成的生態問題是什麼;……而今在各小學「觀察蛙生態」的實驗單元中,自然科目的配合廠商大量供應給教師的蝌蚪就是「牛蛙」!因為牛蛙的蝌蚪是強勢種,個頭大、容易觀察也不易被生手養死,因此成為廠商最常供應的物種。然而這裡所牽涉到的畢竟是活生生的生命,而不是單純的實驗用品,……一旦實驗用的蝌蚪順利長成了小青蛙,一旦學校實驗結束,這一批無法作為家庭寵物的「牛蛙」要該何去何從呢?……難道是「放生」嗎?

對了!這就是我們看到幾乎所有公園的水池都變成「放生池」的原因之一,……其中包括了富陽生態公園的樹蛙生態慘遭破壞,牛蛙大肆以原生蛙類為食,讓台北樹蛙的棲息地,卻找不到幾隻樹蛙。……另外像是大屯山二子坪步道,巴拉卡公路所經過的湖泊處,都成為民眾放生的「勝地」,導致此處原本的褐樹蛙、台北樹蛙、面天樹蛙似乎都絕種了,而遭野外這些兇猛牛蛙所啖食的對象,……您相信嗎?其中甚至還包括了小鳥跟小兔子啊!


廣袤的自然物種存續關係到人類的未來(圖/ 李光琳攝影)

~最常見的放生行為是「做功德」~

您知道何謂「放生」吧?(佛學上說「放生」就是救那些將被宰殺、命在垂危的眾生之命,因之他們的感激最深,最終歸到您身上的功德就會最大!)因之為了消災祈福、延壽避難,人們確實有些團體非常熱衷於用「放生」來「做功德」的儀式。

例如有些廟裡會定期收取信眾所謂的「消災基金」,固定在黃道吉日等特殊的日子裡舉辦放生活動,所以相對在市場上也就產生了「放生配合廠商」,他們可以接受廟方對於放生物種的指定,事先準備好足量的生命給訂貨的「施主」去放生。

其中最受歡迎的放生物種是烏龜(因為其民間形象不但高壽而且具有靈性),民眾有的會在龜殼上簽下自己放生人的大名,再浩浩蕩蕩的帶到另一棲地去放生;姑且不論這最常被放的紅耳龜(就是市面最常見的巴西烏龜)很強勢(牠們由於適應力強啥都吃,所以在野外的族群已經威脅到原有生態了),就說如果有人拿不同棲地的物種到處放生——將淡水的物種放到鹹水裡去,將高山的物種放到平地上來,……這些人為對大自然的干擾,會對我們已經千瘡百孔的脆弱生態產生什麼影響呢?……何況這些放生團體又都是經年如此,定期固定的這麼幹……其影響生態的層面真是叫人不敢想像啊!


美麗的金魚藻上棲息著仿如透明的沙蝦

~翡翠水庫的離譜放生實例~

您看過其實是「放死」的「放生」嗎?……這個陳老師親眼看過︰有一次陳老師去翡翠水庫探查時,正好遇到一位出家師父領著一幫信眾在水庫邊放生,由於翡翠水庫是我們整個大台北的水源重地,也是提供飲用水的集水區,在這裡能看到錦鯉已經夠離譜了,現在又當場看到有人要放生……所以陳老師趕忙趨前了解狀況,…… 想不到對方意欲放生何物呢?……竟然是只能適應淺水區生態的蛤仔!

由於翡翠水庫水位落差很大(最高常水位標高可達170公尺),如此「放生」蛤仔下去,豈不變成「放死」(過幾天水深了,其屍肉腐爛又會給水庫帶來惡臭),為此陳老師當場就力勸該位法師為了惜生、護土、環保,千萬不可在此放生,結果該位出家師父仍然堅持己見並「語帶禪機」的說︰放(生)當然要放,而放(生) 了之後,就是蛤仔的因緣了!?……見證了如此「殊聖功德」的宗教情懷,陳老師只好當場心痛如絞的看著那些無辜的蛤仔,一筐接一筐的靜靜的沉入水庫的綠波之下……,嗚呼哀哉啊………


天然的美景及生態平衡需要大家的維繫(圖/ 李光琳攝影)

(二) 關於「灑五榖」︰

何謂「五榖」?就是麥(大麥、小麥)、菽(大豆,意指黃豆)、稷(小米)、麻(大麻)、黍(黃米,非指玉蜀黍),這原本就是人類所吃的食物,怎麼會跟生態保育有關呢?

~驚見陽明山夢幻湖畔長玉米~

不是說笑話,玉米真的在夢幻湖長出來啦!
或許這是一種宗教信仰的儀式,夢幻湖似乎有人定期會來祭拜(人們祭拜山川神靈大地,外加「灑五榖」的舉動,一般只見於罕有少數民族祈求五穀豐登的古老儀式),陳老師幾次親往夢幻湖工作時,都有撿到民眾在祭拜完之後,所遺留在湖畔或漂流在水面的祭拜物的經驗;其中有水果(計有橘子、柳丁、蘋果等),有一包包糖果(尚未拆封),……最讓人傷腦筋的是,夢幻湖此處貴為陽明山國家公園的溼地生態保護區,竟然在湖畔土地上漸漸長出了玉蜀黍跟五穀類的植株?……有沒有看錯?真叫人傻眼啊,竟有這等事?

仔細一看,溼地邊還遺有五榖類的種子,可見這樣的祭拜湖泊儀式還包含了「灑五穀」的舉動,而所謂「五穀」不就是種子嗎!民眾為了自身的信仰就這樣子給它用力灑下去……這…這……這不是生態大錯亂嗎?……面對此情此景,當真叫這群竭盡心力,只為保育生態與復育物種的專家們扼腕!

雖然這群任勞任怨的荒野協會義工最後是當場收了水果、清了糖果、也拔除了五穀的植株,但誰又能保證下一回他們再上山復勘夢幻湖的時候,所面臨的不會又是同樣離譜的結果?

分享完上文所發生的幾個實際例子,您不難想像目前台灣這批生態團體及義工,所需擔負的責任與使命有多重;他們為生態復育與維繫竭盡心力,為導正民眾的觀念而大力的疾呼,他們堅持如此「義舉」是所求為何呢?……不就是希望能夠保持大地的風土,好讓居住在其中的人類能確保生存、幸福與繁榮嗎!這樣的情懷可敬,這樣的行動無私,且為了大家更美好的未來,我們大家在支持荒野協會之餘,也要先從自身做起喔!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