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整頓嘍!
荒廢了好一陣子,現在這裏要重新整頓一番嘍!期待能呈現新氣象,大家共勉之
慈濟內湖基地保護區變更為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案
都市計畫委員會第七次專案小組審查觀察報告


文/廖本全

編按:
慈濟於民國八十五年以十三億元購入內湖成功路五段保護區,申請變更為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欲設置國際志工發展中心、救災調度與訓練中心及社會教育中心,由於此基地集順向坡、回填湖區及谷地集水區等環境敏感因子於一身,十年來在都市計劃委員及專家學者的反對下始終未能通過。民國九十五年十二月四日,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召開內湖慈濟案第七次通盤檢討會議,在主席的導引之下,此案強行通過,專案小組會議決定移交大會。廖本全老師此篇文章即為旁聽專案小組會議後的觀察報告,點出台北市保護區政策的矛盾、都市計劃委會員在程序上的問題以及人定勝天的迷思等。


2006年12月4日,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召開內湖慈濟案第七次通盤檢討會議,冗長的四小時會議(上午十點到下午二點半)過程的觀察,讓我更進一步明白了整個案子的脈絡,以及背後緊密連結共生的網絡關係。

這個結構應是以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為馬首,並將具有形象的慈濟拉入,塑造出一塊「將保護區營建為人造景觀」的願景招牌;再由財力、人力雄厚的慈濟買地,並廣招各方技術專家好手加入,組成一個強勢的「技術性」團隊;進一步籠絡地方里長,營造地方共識的假象。最後,強力遊說、施壓都市計畫委員會委員。所以,會議最後,當對本案持保留、審慎態度的委員一一離席,會議主席做出將本案送大會討論的結論時,隔著玻璃窗的旁聽席裡,包括地方反對民眾、環保團體、學生等,並未因不解、氣憤的情緒而有激動、激烈的反應。我們靜靜的見證議場內慈濟團隊、都委會委員、都發局人員的笑顏開展、和樂融融、彼此握手致意的畫面,畫面停格在慈濟林副總與專案小組召集人陳武正委員握手的那一刻,我很想大聲說:「恭喜了,人定勝天集團」。

一、始作俑者:台北市政府

慈濟團隊的酈寶成技師在做水土保持說明時講到一個重點,即依據專業判斷,本案基地的回填土應該是市府開闢成功路時的廢棄土。這個說法令與會少數幾位委員譁然,也讓我豁然開朗,原來這一切問題的始作俑者正是市政府。廢棄土將湖區回填造成周圍農園淹水,市府無能解決自己製造的問題,並允許歷來許多莫名其妙的土地使用活動(網球場、公車停車場、幼稚園),最後請出慈濟來接這燙手山芋。所以,我陳情發言時,要求與本案息息相關的都發局應直接且明確的說明,慈濟覓地時都發局的角色與協助過程,包括究竟找了幾塊地供慈濟選擇?這些區位如何選擇?但是,自稱在市府待最久(二十多年)、最清楚一切的許志堅局長始終相應不理。

值得一提且很諷刺的是,當酈技師說明完畢時,都發局長竟沾沾自喜的向委員補充強調,酈技師是台北市水土保持技師工會理事長,並在許多有關的專業給予市政府很多協助,顯然刻意彰揚彼此的關係與連結。

二、人定勝天的慈濟加入

依據慈濟林碧玉副總的說明,慈濟以新台幣13億元購買此保護區土地,並預計再花費新台幣16億1千萬元,將其中4.6公頃的保護區打造成為「國際志工發展中心」,目前預定開發的建蔽率35%、容積率150%。

其實,慈濟在85年8月送案申請時,是量體規模更大的醫院,報載:「慈濟內湖基地變更申請案原本規劃蓋兒童醫院,但九年前在陳水扁市長任內的都市發展局就先被駁回,並未進入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程序。」直到89年12月馬市長上任後,才由都市發展局擔任協調窗口,開始進行包括府內與委員會的技術性實質審查。

最可怕的是,一個攸關台北市保護區的案子,市府完全未做「保護區政策」的討論,即進行技術性的評估與審查,讓這個案子一開始就成為市府的「既定政策」,勢不可擋。一位專案小組外聘的地質、地理專長委員曾如此批判:「我覺得都發局或是慈濟提出的方案都是技術報告,我想強調的重點是『保護區政策』的重要性。……如果這是台北市政府的政策,…如果馬市可以宣示台北市政府不要保護區,也可以保證內湖的土地以後都不淹水,那就讓這些地區都來蓋房子吧。」

三、專業技術團隊的組成與背書

除了上述提及的酈技師說明水土保持外,慈濟亦找來美國建築學院院士吳和甫教授,為在場人員包括委員、陳情人上了一課永續建築的「觀念」。吳院士的觀念深得環保團體的讚揚,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戴吾明老師並於陳情發言時,進一步詢問吳院士,這些「永續觀念」究竟與慈濟的建築有何關係?如何連結、實踐?此外,更有建築專業背景的委員直接提出質疑,認為吳院士所提案例(包含南加州、舊金山)的地理環境、降雨量乃至建築量體,與本案完全不同,根本無從比擬。可惜,會議過程吳院士並未再發言說明。

另,慈濟也找來前台大水工試驗所主任郭振泰教授說明基地水理、水工的模擬。有意思的是,郭教授並跳脫技術層面的考量,直言本案並非處理該基地的最佳方案,並明言若市府願意,他當然贊成且支持恢復原狀,這才是最佳解決途徑。

荒野保護協會保育部周東漢主任的陳情發言,可以為技術性討論與背書做很好的總結,他開了這個技術團隊一個最嚴肅的玩笑:「如果我們把這個技術團隊拉到大武山開會,那南橫是不是就可以開通?…雪山隧道都可以開通了,還有什麼做不到的?…請大家想想,我們到底要留下些什麼?」

偉哉,人定勝天。

四、里長的背書

在內湖大湖里郭坤祥里長的率領下,有三位里長出席並宣稱代表里民支持本案。郭里長一再強調自己是過去反對慈濟在這裡建設最有力的人,但是幾年間感受到慈濟莫大的誠意,以及在水保、地質、社會福利等多項專業的技術規劃,種種復種種。但,隨後即遭到十年前一起召開記者會反對本案的環保團體揶揄,「十年過去了,慈濟的態度沒變、基地的保護區沒變、環境的敏感因素沒變、環保團體沒變,為何郭里長改變了?」的確,郭里長應該先深思,自己當時堅持的究竟是什麼?那些理想、價值為何消失了?

另外,基地旁居民陳情發言時亦明確告知里長「我們就是堅持反對的人,請不要說當地沒有反對的聲音」,並且質疑里長是否為了連任而屈從(據稱慈濟在當地有廣大信眾群)。

五、委員會遭遇的門檻與面對的壓力

在會議的開始,都發局許志堅局長的發言,就先為專案小組的審查設下門檻,即本案在「不做通盤檢討、不恢復原狀」的前提下,請專案小組為基地問題解套,更邪惡的是,希望能在馬市府總辭前可以完成本案。簡言之,市府透過疑似「既定政策」的宣告,縮限委員會的職權,並將問題丟給委員會,讓委員會權力減少,責任卻加重。我在陳情發言時提醒委員基本權責,當然可以要求討論保護區政策、通盤檢討乃至恢復原狀,竟遭會議主席莫名其妙的制止。

其次,有委員在會議一開始即明言「承受非常大的壓力」,且歷來專案小組會議,有些委員根本不願出席,或者出席發言完隨即離開,甚至有乾脆不出席以表示抗議者。合理推斷,這些壓力可能來自慈濟的社會形象、慈濟的遊說關懷或者府內的關切,乃至於召集人的強力主導。所以,會議決議大都由主席唱獨腳戲,任憑主席做出自己獨樹一格、與眾不同的結論。

當天會議結束前,主席技術性的休會三十分鐘,請旁聽民眾先行用餐。我不放心,匆忙回到議場,發現對本案提出多項問題的委員多已離場,且認為本案依法應進入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的環保局人員亦已不在。唯一留下質疑本案的委員,先說明在用餐時主席希望他們讓本案送入大會,之後發表三項前提聲明後妥協離席。此時場內已不剩幾位委員,召集人玩了一個角色扮演的遊戲,讓自己先回到專業委員的角色,表明支持本案,接著立刻又回到召集人身份做結論。最最荒唐的是,主席只說將本案送大會,並希望可以提到12月7日的大會(距專案小組會議僅3天)討論,對結論「內容」則隻字未提。附帶插曲,陳情人余鐘柳律師進入會場,依議事規則質疑現場委員未達法定人數以及結論的合法性,主席的回應是「專案小組不適用會議規則,不需考慮出席人數」。偉哉,召集人!

此時,議場內遍染了「成功」的歡愉氣氛,所有的人起身彼此歡笑、致賀、握手。我們隔著玻璃窗靜靜的看這一切,窗邊緊貼著「請勿攝影」的告示,制止我取出相機的衝動。很可惜,無法讓社會大眾與我們共同見證,這開發單位與都發局以及委員如此親密的經典一幕。

當慈濟林碧玉副總與召集人陳武正委員含笑相視、握手致賀時,我想到林副總的話:「保護區不是不可開發,而且有先例」。這就好像告訴我們,保護區已經被劃好幾刀了,多一刀何妨。那麼,大家一起來多劃幾刀吧。

我們在乎的是,誰來止住這一刀?慈濟案即將送大會審查,我們期待有良心、良知的委員能鼓起勇氣為保護區止血,更期盼全民共同檢驗一切。

讓我回想畫面,再說一次:「偉哉,人定勝天集團。恭喜了,人定勝天集團。」

作者/台灣生態學會台北工作站主任
臺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講師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戴
  • 想更深入解

    你好~我是北科的學生,我看了這一系列的文章,因為我需要做都市計劃的報告,我想針對這個案子去探討,但是我找了一些政府網站,卻沒有環評,一些其他資料都沒有,只有找到台北市都市計畫書(94.3)的些微資料,不知道你能否提供一些資料給我,或者告知我ㄧ些網站,如果方便的話能否順便告訴我這個案子已經通過了嗎?已經在動工了嗎?真是非常抱歉~~麻煩妳了,萬分感謝
  • Sun
  • 慈濟內湖園區不應辦理保護區變更
    理由:
    一、專案小組會勘(水土保持部分)結論
    專案小組會勘(水土保持部分)結論四:「本案北基地東北側及南基地西北側所臨接山勢均為順向坡」。(詳940825專案小組會勘(水土保持部分)紀錄)
    二、郭委員瓊瑩
    大湖公園北側乙案實因基地位處環境敏感地區,為區域性集水區之主要排水流路,故本案無論是否為早已經整地變更地貌,就整體區位而言,均仍屬不適宜開發區(詳960614第一次討論會議紀錄)。
    三、陳教授宏宇
    1、本案從政府體制及政策面來看,發展局在民國90年10月11日「台北市納莉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坡地防災組的報告中提出:「…進行台北市山坡地住宅通盤檢討案(含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對於有坡地安全之虞及不適宜開發之分區進行檢討變更」,其間並列有時程的規劃。後續總結報告經送市長核定結論為「…保護區及山坡地的過度開發與利用,確實是坡地災害的主要原因,也是平地淹水的主要原因…」,故而強烈建議「…暫緩開發利用保護區(山坡地)…」。(詳951011第六次討論會議紀錄)
    2、本案不僅為保護區,更是座落於溝谷中的地質敏感區,比對雞南山危險聚落之山勢,實在有諸多相似之處。發展局也曾邀請學者、專家就本案之地質安全、水土保持、逕流沖刷、邊坡穩定、排水措施等各項議題提出建議,很遺憾的,包括本人在內的幾位受邀者,均很無奈的拒絕參加這種硬要以“人定勝天”技術克服一切的方式,來背負這個個案開發的背書者。也因此,學者、專家的專業背景實在不應該被主辦單位任意拿來作為都市計畫變更的一顆棋子。(詳951011第六次討論會議紀錄)
    四、台北市政府發展局
    因於保護區尋覓可建築用地非本府(台北市政府)政策,故發展局不擬進行保護區通盤檢討(詳960614第一次討論會議紀錄)。
    五、張委員樞
    本案所規劃社會福利設施依現行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在原分區保護區內即可設置而無庸辦理變更,建議規劃單位在量體配置上酌減後即可滿足原法規之需求,此亦或為本案解套之方法(詳951204第七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紀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