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曹文豐(荒野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義工,自然名:花生)

培力二期去年九月底、十月初戶外踏查的重頭戲除了十二月快報呈現的二仁溪河川污染外,接下來走訪的就是台鹼安順廠,工業污染的重鎮。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台鹼安順廠地理位置衛星空照圖

台鹼廠區位於鹿耳門溪南側約一公里處,涵蓋台南市顯宮里、鹿耳里社區,佔地十分廣大,如圖所示,在廠區內部,有一個大貯水池,周圍有許多魚塭,貯水池旁邊有一條竹筏港溪,竹筏港溪再流入鹿耳門溪,最後再由鹿耳門溪出海,對當地的農漁民生息影響深遠。

為什麼台鹼引起大家的關注

台鹼,顧名思義就是生產「鹼」,一開始採「水銀法」電解濃鹽水反應製成氯氣(Cl2)和片鹼(NaOH),過程中,生產一噸片鹼大約要消耗150~260 克的汞,而其中50﹪的汞存在廢鹽水中,此廢鹽水通常被當作廢水排放,進而污染河川與海洋,後來為了避免汞污染,製程才改以隔膜法製鹼。

台鹼安順廠生產鹼氯近40年,然大部分的汞污泥竟不知去向,根據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黃煥彰副教授訪談得知當時汞污泥部分被水沖入鹿耳門溪,部分被牛車、小貨車載走而不知去向,部分留存在海水貯水池中,還有部分則留存在廠內泥土中。除了汞污泥之外,台鹼安順廠並曾生產五氯酚,據黃煥彰老師訪談當時附近養殖業主口述,當時五氯酚污染造成虱目魚上唇內縮,下唇外張,確實對附近養殖業造成很大的傷害;近年來發現,在五氯酚的製程中會產生更具毒性的副產品—戴奧辛,嚴重影響週遭環境與居民的健康。

暗藏危機的美麗池水

走訪當天,我們一行人在黃老師帶領下來到竹尾港溪畔,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一個非常廣闊的大水池(13.5公頃),碧波萬頃,加上輕風徐來,讓人不禁感到心曠神怡,但是這樣的好心情維持不了多久,大家的眼光很快就被水池邊數個警告牌吸引,不同的年份、單位,油漆的顏色新舊不同,但都明顯地傳達一個訊息—這個水池很有問題,共有四個警告牌比鄰而立,不同的措詞反應出不同的時空背景與處理心態,茲分述如下:

台鹽公司:「池深危險,請勿靠近」。

中石化公司:「請勿在此釣、捕魚,違者依法究辦」,因年代久遠,告示文字幾乎看不清楚。

中國石油化學公司:「警告:本貯水池魚貝類有受污染之虞,禁止釣捕,以免危害健康,違者依法究辦」,已經承認污染的影響。

台南市政府:「警告:中石化安順廠海水儲水池依經本府公告為土壤污染管制區,禁止於海水儲水池內置放或架設魚具、蚵架或竹筏等補撈或養殖之設備及於海水儲水池內捕撈魚體,並請勿食用及販售。如未遵守上開規定將以違反土壤及地下水整治法第十四條第二項所定污染管制區管制辦法第十條規定,並依同法第三十五條第二項所定處新台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七月一日」。

越晚設立的警告牌寫的越清楚,這個水池真的潛藏危機,黃老師拿出資料圖版為我們說明,經抽樣檢測位於水池周圍的竹尾港溪及鹿耳門溪所捕撈的漁獲,體內戴奧辛含量均超過標準甚多(請參考下圖)。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竹尾港溪及鹿耳門溪水產戴奧辛含量圖示

民國93年10月間,台南社大委請成功大學幫台鹼安順廠旁的一位老婦人進行檢測,結果血液中戴奧辛濃度竟高達 308.553 pg(皮克),是台灣目前所測出的最高值,這個數據同時刷新了世界紀錄,也讓台鹼安順廠隱身地底二十年、並持續擴散流布的污染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探訪元兇

接著,我們在黃老師帶領下來到台鹼安順廠大門,只見大門深鎖、廠房拆除,只剩一棟辦公室,由台南市環保局員工進駐,定時騎車巡視貯水池周圍,防止民眾捕撈魚穫,誤食危害健康。

整個廠區分為四個部份:海水貯水池、鹼氯工廠、五氯酚工廠、五氯酚污泥棄置廠。當初在工廠關閉後,曾在五氯酚工廠的一條水溝,檢測出戴奧辛濃度高達 6410萬pg,創下世界記錄,遠超過國內環境土壤中戴奧辛濃度管制標準 1000 pg;現場很容易找出水溝的位置,因為周遭的草都枯黃無法成長,工廠舊址上目前堆放許多太空包,裡頭存放當初挖掘污染源的地表土,太空包再覆蓋一層塑膠布,就這麼擺放在室外風吹日曬雨淋,整個廠區只有稀疏的雜草,沒有其他植物生長,讓矗立在場區的警告牌顯得特別孤單醒目。

因為長期的雨水沖刷,廠區的海水貯水池的底泥也受到汞及戴奧辛嚴重的污染,連帶汙染了竹筏港溪及鹿耳門溪,甚至附近海域,造成鹿耳門溪勇奪台灣地區十二條河川中、下游底泥戴奧辛背景調查數據第一名,也讓顯宮里、鹿耳里地區的居民勇奪台南市城西焚化爐附近各里居民血中戴奧辛平均值的前兩名。民國90年台南市政府環保局以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公告台鹼安順廠為污染管制區,民國91年1月中石化將戴奧辛與五氯酚高污染土方挖除移至封閉式鋼筋水泥暫時儲存槽中。

因為探討台鹼安順廠汙染的問題,日本當年研究水俁病的專家-熊本大學原田正純教授受邀來台協助指導,原田教授先後來台三次,最後他向黃老師提出三句忠告令人憂心忡忡:「你們污染調查資料太少,應該要做污染流佈調查。」;「依照日本的經驗,這種情況會影響下一代。」;「你們的問題比日本還嚴重,因為同時有汞與戴奧辛的問題。」

漁民的悲哀,全民的隱憂

我們沿著廠區周圍繞一圈,發現周圍的漁塭因為受到污染已經全面禁養,到處可以看到市政府設立的警告牌,景象顯得有點淒涼,黃老師表示,有錢的漁民可以做別的生意,真正窮的漁民才需要養殖水產,可是當初政府核發補償金時,並不是以水產放養量來核發,而是以養殖地面積來核發,造成政府不義於前、不公於後,真叫那些窮漁民情何以堪。

繞過漁塭,來到鹿耳門溪,溪面寬廣,溪中有許多蚵(牡蠣)棚排列整齊,數量繁多,想必賴此維生的養蚵人家不少,蚵棚旁還有許多釣客在釣魚,真的要為他們的健康擔心。鹿耳門溪有一水門,水門有涵管跟台鹼安順廠海水貯水池相通,據說目前已經封閉,防止污染持續擴大,但是在封閉之前,已經污染了幾十年了,封閉之後,汙水不再出去,但是污染的底泥還是存在,公部門並沒有清除的計劃,老百姓的健康持續還要受到威脅,首當其衝就是當地的居民,癌症在當地算是很普遍的疾病。

勇於面對全民的問題

這次戶外踏查,走訪二仁溪與台鹼安順廠,給予我們十足的震撼!台灣就這麼小,大家不管政治立場、族群種類、士農工商,彼此息息相關、互為生命共同體;別忘了,台灣西南沿海所生產的水產品,可都是運送到全台販賣,誰都不能置身事外,台南污染的問題,包括台鹼安順廠、二仁溪、鹽水溪等,不是當地居民的問題,更不是黃老師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全民的問題,台南污染的問題只是台灣地區污染的案例之一,潛在未被發現的案例不知還有多少。大地是我們共同的母親,水是母親的血液,土壤是胎盤,河流是血管,海洋是心室,如今母親生病了,如果我們沒有良知去面對問題,失去勇氣去解決問題,那我們將喪失孕育下一代的能力與資格。

這一切,真的是你我所樂見的嗎 ?

*台灣的生態環境正遭受無情的破壞,我們需要更多人加入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義工的行列,為台灣環境貢獻心力,請與我們聯繫, 連絡信箱:env.issue@gmail.com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sowissue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