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整頓嘍!
荒廢了好一陣子,現在這裏要重新整頓一番嘍!期待能呈現新氣象,大家共勉之
文/曹文豐 (荒野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義工)

黃煥彰,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副教授、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因為致力於台南當地的環境守護工作,當地居民尊稱他「黃老師」。

黃老師擔任副教授教的就是「環境與健康」,對周遭環境污染的議題原本就相當關心,他投注環保議題的研究,前後已有十幾年的時間,黃老師說:「若要關懷我們的環境,就要找一個污染最嚴重議題來做。」他因為家住台南,考慮交通的便利性,就相中了惡名昭彰的二仁溪,民國九十年,黃老師在拍攝二仁溪綿延三、四公里的死魚時,邊拍邊流下痛心的眼淚,更堅定他終身只做副教授、「環境佈道師」的職志。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黃老師發現舊台鹼附近土地竟然長不出東西,一連串問號激勵他逐步揭發真相的決心,追查台鹼案,他勇往直前,覺得自己更像「環境佈道師」,黃老師說:「如果對這塊土地不了解,如何深愛台灣?」他身體力行,經常帶領學生走出教室,用心與眼睛,審視土地的面容,因為探討台鹼安順廠汙染的問題,黃老師有機會認識日本當年研究水俁病的專家--熊本大學原田正純教授,他對原田教授研究、處理問題的態度與精神讚譽有嘉,到目前為止,黃老師被原田教授的一句話深受影響:「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在我們有生命之年,一定要避免類似的水俁病事件在全世界重複發生。」

是的,愛台灣不能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台灣真的需要多幾個像黃老師這樣的環境佈道師,用實際的行動帶領大家一起來捍衛我們原本美麗的山河。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790
  • 環保署填海造島政策背後的癥結所在(101.1.9)

    不知道是不是時間不夠沒法講清楚,還是故意地迴避閃躲、隱諱不談,在環保署所提出廢棄資源物填海造島政策的背後,似乎留存了許多問題,且都是癥結性的關鍵問題。

    首先是,甚麼是準備拿去填海的「廢棄資源物」呢?它目前似乎沒有法令上的嚴謹定義,既廢棄又資源?恐怕是環保署自創的新名詞吧?實際上,它包含了受廢棄物清理法管轄之無機性一般廢棄物及一般事業廢棄物,例如底渣、飛灰(集塵灰)固化物、無機性營建廢棄物等,以及非屬廢棄物之剩餘土石、疏浚淤泥、已依法公告的無機性資源物(如中鋼爐石、台電煤灰)等。其中,非屬廢棄物之土石泥等,若未受污染屬於安定性物質(於掩埋場挖除篩分後的腐植土,恐怕就不完全是),得直接作為傳統圍堤後的填海物,即所謂的『安定型』填海;但屬於廢棄物者,除必須符合更嚴格的接收標準外,按國外作法(如環保署曾造訪之日本及新加坡),填海地點的海床必須具備一定厚度天然不透水層,圍堤亦必須額外施作側向阻漏工程,構築一個封閉的環境,在這個不允許滲漏環境內,與填埋廢棄物接觸之既有海水及新降雨水,均必須加以抽除處理後方得排放至堤外,也就是所謂的『管控型』填海。

    那接下來我國所面臨的關鍵問題是甚麼呢?在『安定型』方面,雖然並未施作防止滲漏措施,但只要嚴格管控不接收受污染之土石泥,衝擊較小,過去於國內外類似的案例也頗多,且由於土石泥具備一定的工程填料性質,安定型填海完成面之承載力較佳,得作為開發商港所需之高價值新生土地;但實際上也不是這麼理想,因為商港開發單位自有其進度依計畫填築,但剩餘土石泥之產出卻不見得規律,深受重大工程影響,兩者間若無法配合,即衍生供需不平衡問題,商港的開發不會等你,量不足或過剩都很麻煩。

    至於『管控型』填海,那爭議性就有點大了,由於往海裡填的是廢棄物,且必須構築防滲漏環境,如何能說服大眾這些防滲漏工事能安然渡過颱風、地震、大浪等嚴苛考驗呢?在茫茫大海中,一旦工事損壞發生洩漏事故該如何補救呢?更有甚者,台灣沿海之地質條件缺乏如日本、新加坡之天然不透水地層,如何於水深15米以上施作動則上百公頃之人工底部防漏工事,在工程技術上就是一大挑戰,且幾無國外前例可循,雖然環保署一直強調將師法國外成功案例,但日本及新加坡填海造島地點之海底皆具一定厚度天然黏土層,且案例最多的日本多於海灣內進行填築(如大阪彎),洋流與波浪皆較小、颱風造訪機率亦較低,新加坡則既無地震亦無颱風。換言之,要在台灣推動管控型填海,純在技術上就將面臨空前的挑戰,且由於填築的廢棄物種類多,均質性差易發生不均勻沉陷,故於國外這種由管控型填海所產生之新生土地,多僅作為低開發之休憩娛樂用途,其回收價值相對較低,亦即增加開發管控型填海之財務負擔。

    因此,若環保署仍擬積極推動我國廢棄資源物填海造島政策,建議能秉持如下兩項基本原則:第一、以土石泥為對象之安定型填海似得先行,但因為無防漏措施,故必須參考國外作法妥適且嚴格的訂定進場接收標準,同時預留得長時期持續接收之緩衝作業區,以因應上游待填埋土石泥產量之波動;第二、在未建立適用本土狀況之防滲漏技術、且無法提出具體措施承擔緊急洩漏事故風險之前,不應冒然進行管控型之廢棄物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