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曹文豐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二仁溪‧碼頭出河口

二仁溪,目前名列台灣污染第二嚴重的一條溪流,臭名遠播,Scott早有耳聞。Scott於9月初參加荒野保護協會第二期環境守護培力訓練營,訓練營在環境保護議題中,安排一個戶外實地踏查的課程,目標地點就是二仁溪,時間是9/30~10/1。

懷著沉重又期待的心情去參加,結果不出意外地讓我感觸良多。環保是很嚴肅的議題,千頭萬緒,需要長期去觀察、記錄、走訪、考證。Scott非科班出身,也非文字記者,僅居於對這塊土地的熱愛,利用一點時間整理,嘗試用鏡頭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希望帶給大家一些些的感動,一起來重視我們共同生長的這塊土地所產生的環境保護問題。

很感謝荒野保護協會安排這個課程,真的很棒!相關的籌辦學長學姊,東漢、淑真、詩涵、翰林、琦珊,真是辛苦你們了!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敬告牌

經濟部第六河川局在河堤上立一個告示牌,上面寫著:「禁止河川區域內圍築魚塭設置工廠房屋、有礙水流植物堆置或盜採砂石、傾倒廢棄物等有礙河防安全之行為,違者經查獲必依法究辦。」

姑且不談官樣文章繞口難讀,咦?如果河床上被偷倒廢棄物,或是立牌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廢棄物,這些廢棄物產生毒害,照字義上好像不關河川管理局的事,那應該歸那誰管呢?環保署?還是其他單位?真讓人摸不著頭緒!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碼頭的舢舨

碼頭上並排停泊著準備搭載我們遊河探訪的小舢舨,這裡的漁民,有感於魚場污染嚴重,漁源日益缺乏,遂成立「舢筏協會」自救團體,自發性地監控、舉發非法傾倒污染廢棄物,讓人欽佩,也令人感到無奈,我們的政府在幹什麼?

舢筏協會的漁民得知台北的環保團體要到二仁溪訪查,都樂於當我們的嚮導,其目的就是希望能讓更多的人瞭解現況的嚴重,一起來督促政府做出具體的改善措施,讓他們的下一代有一個健康乾淨的成長環境。一個看似簡單,其實遙遠的希望。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污水近在咫尺

就在碼頭旁邊,有一條水溝,水是咖啡色的,就這樣直接注入二仁溪中,把二仁溪當調色盤。光看那顏色就覺得很恐怖,水質成份更是不可考,真是阿彌陀佛。跟據當地的環保人士表示,那是因為附近的垃圾掩埋場滲出的污水,輾轉排放至此所致。諷刺的是碼頭旁、水溝上的建築物就是監控漁民及遊客出海的海防警備單位,哈~~,水污染的問題,跟他們無關!?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舢筏協會‧蘇水龍會長

蘇會長,是在地土生土長的漁民,也是早期廢五金的業者,有鑒於這10年來魚穫量越來越少,才籌組舢筏協會,搞自力救濟。Scott有幸與會長同船共渡,得以沿途聽他分享一個老漁民的心聲與期待。

其中,蘇會長有一些話,讓我感觸良多、心有戚戚焉,茲摘錄如下:

「以前朋友臨時來訪,家中沒什麼東西好招待,就到二仁溪,不需10分鐘,就可弄一桌魚蝦貝類全餐,賓主盡歡。現在沒啦!就算抓到也不敢吃!」;

「早期漁船出海,只需開五分鐘的行程,就可抓很多海魚,後來要開10分鐘、20分鐘、30分鐘.....,現在要開2小時,來回就要4小時,還不見得抓的到,漁獲量是以前的1/10不到!」蘇會長感慨地說;

「從漁獲量逐年遞減,我們漁民驚覺事態嚴重,向政府反應,各單位又互踢皮球,沒辦法!只好搞個自救團體,防止、揭發弊端,督促政府做他們應該做的事!」;

「我們這一代雖然已經被污染,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希望,我們要為下一代爭取一個乾淨的生活環境。」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輕舟巡訪

二仁溪河面寬廣,河深三米以上,可想而知,早期未受污染之前,應該是魚蝦豐富,生意盎然,沿岸居民全家生計皆賴以為生,誠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曾幾何時,業者為了短期的經濟利益,加上政府未能有效地規劃輔導,先祖賴以為生的天然資源,被貪腐的人心破壞殆盡,終讓後代子孫遍嚐苦果。

想像一下,上面這張小船悠遊的照片,要是周圍那深褐色、一遍死寂的河水,換成清澈湛藍、魚蝦飛躍的景象,會是何等美好的畫面。輕舟微巡,涼風徐來,兩岸綠葉成蔭、夜鶯伴舞,這本是多麼詩情畫意的事,但是大家的心情就像那暗沉的河水,一直開朗不起來。why?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怪手清除陳年廢棄物

我們從碼頭出巡,沒多久就看到河床上有許多怪手在挖土。蘇會長說,這是他們結合當地的環保團體去蒐證、投訴、檢舉、抗爭,環保單位才發包請人來清理。他們舉發到那裡,相關單位才去處理那裡,完全是被動的配合。當地的舢舨協會漁民及環保團體,在環保主管機關的眼中,好像變成麻煩製造者。Scott完全想不通這是什麼邏輯,真的很想建議蘇會長去做當地環保單位的主管,假如可以透過選舉產生的話。真是,什麼跟什麼!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這就是我們的河岸

這就是我們的河岸嗎?我的媽呀!沒有親眼看到,還真不敢相信。要不是當地環保意識的覺醒,這些進口垃圾還要在這裡埋伏多久。對照遠處的挖土機,這真是一幅極諷刺的畫面,當初要是好好的規劃,那需要今天的那隻怪手?

Scott也要替這些電路板來抗議,當初你們漂洋過海把我請過來,讓我飽受烈火炆身之苦,從我身上拿走你們想要的貴金屬,然後把我的殘骸任意棄置,讓我再承受污染水源的罪名。現在,在我安息了10幾年之後,你們又心不甘情不願地請怪手再把我挖出來,讓我不得安寧。問你們打算把我安置在那裡?結果也不得而知,我要抗議!最後結果,當然是抗議無效,不了了之,因為,相關單位互踢皮球,抗議投訴無門。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二仁溪的河岸特寫鏡頭

看看這些廢棄物,看看周遭的河水,實在令人痛心。人類的貪婪,對周遭環境肆無忌憚地破壞,終將得到大自然更嚴厲的報應。環保觀念若不建立,政府相關單位若不為所當為,污染遺毒將無一倖免,除非,你可以不喝水、不呼吸、不吃魚產、不吃青菜蔬果。你真的可以嗎?

我相信二仁溪只是台灣河川污染情況的冰山一角,類似的案例應該比比皆是,其間的差異,只在於當地居民的環保意識高低,自覺性的反應快慢而已。政府有關單位的行政效率與執行力,跟當地的居民疾病的罹患率與存活率,隨著時間不斷在拉扯。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蘇會長岸邊環保教育

蘇會長撿起一塊廢電路板,聲稱這是一塊美國垃圾,為我們解說這塊垃圾的由來。他說這個景點是每次環保團體來必定參訪的景點,因為這中間有太多他們當地人的心酸與無奈,他也對新生代的年輕人願意投入環保行列表示敬佩與期待,他語重心長地希望大家能承接這環保的種子,然後遍地開花。結合大家的力量,督促政府做真正對民間有幫助的事。

「那些整天坐在冷氣房,嘴巴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政治人物,應該到這裡來看看,能夠把我腳下的問題徹底解決的人,才有資格說愛台灣。」蘇會長心平氣和地說,我內心卻十分震撼。他說的一點都沒錯,不是嗎?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br />
<br />
Hosting

電路版殘骸特寫

Scott不是經濟學者,也不是產業專家,不清楚當初進口廢五金對台灣的經濟發展到底幫助為何,利基在那裡,只知道做一件事情要有頭有尾,有開始,更要能善終;不只是做完,更要把它做好。如果把時間拉長,綜合比較當初的利得與現在及未來的損失,這筆爛帳,應該算在誰頭上?

主其事者,受民之所託,是沒有說 I am sorry 的權利!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