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整頓嘍!
荒廢了好一陣子,現在這裏要重新整頓一番嘍!期待能呈現新氣象,大家共勉之
文/曹文豐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大夥乘船往二仁溪上游查訪情況

Scott的期望:

1.親愛的朋友,如果您對荒野踏查‧環保議題系列報導有一些些感動或認同,歡迎將這些文章去轉載、傳播、複製,分享給您周遭認識的人,只要註明出處即可。

2.台灣就這麼小,我們實在沒有多少空間讓我們可以這樣殘害我們這塊賴以為生的土地。希望大家一起來關懷我們的土地,愛護我們共同生長的家園。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廢棄物清理

包商將廢棄物挖起,裝填至所謂的太空包,準備集中運送處理。挖掘過程,有關施工品質,譬如說:挖掘範圍、挖掘深度、原地表的後處理....等等,是否相關單位有責派專員負責監督,換句話說,只是把事情做完?還是把事情確實做好?說真的,沒有人知道!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太空包

裝填後的太空包,集中排放在一旁,準備裝車運送做後處理。不過,這些「不好」的東西,準備運送到裡?打算如何處置?會不會造成二次公害?相關單位如何做有效的監督管理?說真的,沒有人弄得清楚!

舢筏協會的漁民還想自己驅車跟蹤,看看是否有落實處理。奈何人力物力皆力不從心,也只能期待業者本著道德良知做事,這也凸顯台灣環境保護的工作,需要更多的環保志工參與,大家一起來守護這塊土地。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如果我們沒辦法給後代子孫一個乾淨的成長環境,我想我們的子孫會埋怨我們幹嘛把他們生下來。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環保鬥士‧黃煥彰副教授

黃副教授,南部地區有名的環境保護運動領導者,領導台南地區的環保團體、舢筏協會,勇於舉弊揭露,對抗廠商的不法與相關單位的迂腐,Scott將在「台鹼安順廠的查訪心得」中再詳細介紹黃副教授,這裡先輕描淡寫,簡單帶過。

上圖是黃副教授站在船頭為學員補充說明二仁溪污染情況,圖中所在的「景點」,距離上述挖土裝包的地點大約五分鐘的船程,原本也是表面上綠草如茵,但是經過一次風災過後,便顯露出其猙獰面貌。類似的潛伏危機地點到底還有多少?不得而知。有關單位也沒有全盤勘查及處理的打算,只能被動地應付環保團體的舉發。在台南當地的環保權責機關眼中,黃副教授是一個令人頭痛、「很複雜」的人物。

「我只是希望權責機關能主動積極一點,問題能真正被有效地解決,不要敷衍了事,讓當地的環境品質、居民的健康情況得以改善,如此簡單,那有複雜?」黃副教授不解地說。Scott深表同意,也覺得事情本來就很單純,心想,應該是權責機關自己把它弄的太複雜吧!?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非法的廢棄物處理工廠

大夥延著二仁溪而上,發現一處仍有在偷偷作業的廢棄物處理工廠,圖中有一個黑漆漆的燃燒大鐵筒;圖右側有一塊燃燒不明物體留下焦黑痕跡的作業平台,業者為了掩飾其不法,用一塊塑膠帆布覆蓋著。

令Scott想到河堤上那塊告示牌,不知道它是做給誰看的,為什麼這樣的工廠,正確的講法應該是違章建築,還會存活在二仁溪畔?為什麼呢?

事實上,只要延著出海口往二仁溪上游前進,你將發現許許多多的為什麼,讓人既憤慨又感傷。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煉鋁殘渣

蘇會長說:「這是煉鋁工廠的廢棄物,應該是利用半夜來偷倒!」行徑真是惡劣!為什麼要偷倒,因為業者也知這是違法。為什麼還敢偷倒,因為良被狗咬了,還有公權力不張。

台灣人有句俗話:「死貓吊樹頭,死狗放水流!」,反正不要或不好的東西,通通倒掉,眼不見為淨。倒掉會不會對環境產生什麼影響,Idon'tcare,關我屁事,從我祖父以來就是如此做,我有何不可?殊不知現在人口稠密,家庭廢水、工業污染、農業用藥..等等,製造出危害大自然環境的有害物質之數量與程度遠超過以往。觀念不改變,習慣不改變,命運就不會改變。

大地病了,生長在其上的人類也跟著病了(甚至滅絕),這是再自然不過的定律,不然,你還想怎麼樣?這種情景,讓Scott想起電影「明天過後」的情節,大自然的資源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人類要在地球上長治久安,就要學習如何尊重大自然。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人造岩石

圖中左側,廢棄物旁有塊灰黑狀似岩石的東西,上頭還有藤蔓攀附而下,大夥剛開始以為是岩石美景,沒想到蘇會長說:「那是更早期的廢棄鋁渣,經年累月就變成這副德性,大家想想看,何床上怎麼會出現岩石?這裡又不是花東地區,那是人造岩石!」大夥聽了恍然大悟,Scott差點暈倒掉入河裡。

人造岩石!我的媽媽咪呀!這應該也算是台灣奇蹟吧!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死寂的河川‧三爺溪

往二仁溪上游前進,進入到其支流,來到三爺宮溪(簡稱三爺溪),兩條溪流的交會之處,正好涵蓋台南市、台南縣、高雄縣等三個行政區域,地理位置的尷尬,也增加它在處理環保問題的複雜性與困難度。

蘇會長說:「三爺溪是目前二仁溪最大的污染源,上游的工廠,偷排工業廢水的情況十分嚴重,最嚴重的情況時,整條河川顏色是呈現墨黑色!」的確,我們進入三爺溪的河段,整個河段異常死寂,沒有看到任何生物跡象。不像二仁溪,偶而還看到烏魚飛躍,吳郭魚戲游,兩旁矮灌木叢時而看到白鷺鷥或夜光鳥振翅驚起的景象。

「經過這段時間大家的努力,目前三爺溪的河況比以前改善很多了,還是要給環保相關單位『口頭』獎勵,要是以前,諸位一定無法在這邊待上五分鐘以上,那個味道實在太嗆鼻難聞了,嚴重者還會令人頭痛惡心。」蘇會長如此說,船老大也附和同意,留下滿臉疑惑的我看著淺咖啡色的河水,心想:「什麼?這樣的河水,還叫做改善很多了?!」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污染的河岸

有道是:「凡走過,必留足跡。」三爺溪的河畔,用「凡污染,必留痕跡」這句話來形容,實在再恰當不過。看到河岸邊的青草,受到不明的烏油物污染,形成一條黑色水帶,證實蘇會長所言不假,可以想像當時河川被污染的情形有多嚴重。事實上,蘇會長沒有騙我們的必要,只不過,長年生長在都市地區的我們,很難相信我們所看到的事實景象。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船老大的心聲

當地的漁民,因為漁場受到污染,漁獲量大為減少,現在年紀大的,大都在家帶孫子,年輕一點的,就學習開遊艇,提早準備轉業的必要技能。

漁民表示,三爺溪被偷排工業污水的情況十分嚴重,有明管、暗管,還有油罐車,尤其是油罐車,倒了就走,簡直防不勝防。每逢農曆過年期間,因為附近工廠休息,三爺溪的水質可明顯感覺出來「比較」好。可見附近的工廠還是有排放污水的情況,雖然民間自助團體努力在舉發,當地的環保單位也配合在取締,偷排污水的情況還是不能杜絕,以至於三爺溪、二仁溪的水質也時壞時而大壞,實在令人感到無奈。

漁民朋友也知道,環境保護工作不是蜻蜓點水,也不是曇花一現,更不是心血來潮、一時高興,需要持續不斷的努力與堅持,更需要各地、各階層的朋友一起參與。有關單位雖然反應較慢、比較被動,但是只要民間有一股力量,持續不斷地監督政府在環保這方面的作為,相信有關單位將會更在意,不會技巧性地忽視他。所以,如何讓這股力量傳承下去、擴散出去是漁民老大們最大的希望。

這些漁民朋友,沒有亮麗的文憑,更沒有顯赫的家世,心繫的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是生長在這塊土地的後代子孫之安危,這種小老百姓的心聲與願望,格局實在比那些坐在冷氣房裡的官爺大太多了。也讓參與的學員感受到薪火相傳、發揚光大的重責大任。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上游的污染源

這是一張摘錄自一隻聒噪不已的烏鴉網站上的照片,照片拍攝的時間9/23/2006,正好就是我們去訪查三爺溪的前一個星期,地點就是在三爺溪的上游,終於(實在很不想用這個字眼)看到傳說中像墨汁的水就這樣倒入三爺溪。

天ㄚ!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Scott已經不知道該如果去形容這樣的景象與內心的感觸了,不知各位朋友看了以後內心做何感想。我想,這些工廠負責人的心,大概也跟這些汙水一樣黑吧!


創作者介紹

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

sowiss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2watasia
  • 我想與大家分享: 其實許多人對於可生物分解塑膠的概念都一知半解不是很清楚, 像現在有許多用玉米澱粉再生能源作成的環保材質其實真的都不是很環保, 只是商業化的產物, 收費又比較高, 而且真的又不是真的在"一般自然環境中能夠生物分解", 那些都必須在特定的堆肥環境下才能夠分解.
    http://d2watasia.pixnet.net/blog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